新聞中心

昔日世界老三克羅地亞造船業岌岌可危

DQZHAN訊:昔日世界老三克羅地亞造船業岌岌可危


“拖欠工資引發大規模工人罷工、船東大量撤單、骨干船廠負債累累,克羅地亞造船業正在走向沒落。”據外媒近日報道,克羅地亞Uljanik造船集團及其下屬Uljanik造船廠和3.Maj造船廠由于受到全球造船業的持續低迷影響,加之自身在技術、管理、改革等方面存在諸多問題,近年來企業經營每況愈下,目前已經處于破產邊緣。


為了維持船廠生存,克羅地亞財政部提供了大量資金支持,并積極尋找潛在投資者,對其進行股權重組。據了解,意大利芬坎蒂尼集團與克羅地亞DIV公司組成的聯合體,以及澳大利亞Scenic group等公司正在調查Uljanik造船廠和3.Maj造船廠的經營情況,將根據調查結果決定是否入股向兩家船廠注入資金。


在骨干船廠“生死未卜”的形勢下,克羅地亞昔日輝煌一時的造船業“岌岌可危”。


政府“撐腰” 仍面臨生存危機


克羅地亞財政部部長1月2日公開表示,為了支持Uljanik造船集團,政府在2018年年底向Uljanik造船廠提供了25億庫納(約合3.86億美元)的財政資金,全力避免其破產。據悉,克羅地亞政府擁有Uljanik集團25%的股份。


造船業是克羅地亞的支柱產業,也是政府重點扶持的產業之一。近年來,克羅地亞Uljanik造船廠、3.Maj造船廠等國有大型造船企業經營狀況不佳,為幫助企業正常運轉,政府提供了大量資金支持。據了解,克羅地亞政府為造船業提供的補貼率約為船舶價格的10%,近年來,政府向造船業注入了大約40億歐元的資金,此外,還為造船企業提供了超過5億歐元的貸款擔保。事實上,這有違歐盟的相關規定,并且也給克羅地亞政府造成一定的財政負擔。


盡管有政府“撐腰”,但是克羅地亞骨干船廠仍然面臨生存危機,這與其自身的改革轉型發展密切相關。20世紀80年代末,克羅地亞造船業曾居世界第三,位列日本和韓國之后。20世紀90年代,克羅地亞政府為了*大限度地利用造船設施、提高生產率和增加收益,推出了造船廠私營化的政策,試圖以私營船廠收購國有船廠,*終實現國內造船廠全盤私營化目標。但是由于私營和國營船廠各自的債務問題,加上當時克羅地亞造船廠普遍經營狀況不好,導致私營化“擱淺”。


為了加入歐盟,克羅地亞在2013年對造船業進行了重組,但是其四大骨干船廠Uljanik造船廠、3.Maj造船廠、Brodosplit造船廠和Brodotrogir造船廠未能跟上歐洲造船業采取的與亞洲造船業開展差異競爭的步伐,即退出散貨船、油船建造市場,轉向占領高附加值的豪華郵輪建造市場以及拓展風力發電等領域,克羅地亞造船廠沒有及時快速跟進造船技術更新和相關研發資金投入,逐漸落后于歐洲同行,主要表現為造船生產設備落后、效率難以提高、信息化水平低等。


目前,克羅地亞造船業接單排名全球第十三位,市場份額約為0.6%,與中國、韓國、日本控制約85%的市場份額相比,其力量極其微弱,曾經的世界第三大造船國早已風光不再。


工人頻頻罷工 尋求合作者無果


成立于1856年的Uljanik造船廠是歐洲百年船廠,也是克羅地亞*大的造船公司,建造的船型包括散貨船、油船、汽車運輸船、牲畜運輸船、挖泥船、郵輪等。


Uljanik造船廠在亞得里亞海北部擁有2座工廠,分別位于港口城市普拉和里耶卡,船廠工人控制著企業不到50%的股份。近年來,由于船廠債務重重無法按期支付工人工資,導致工人頻頻舉行罷工,公司管理層也面臨較大壓力。


當地時間2018年8月22日,Uljanik造船廠約4500名工人舉行大罷工,抗議拖欠員工工資,并要求公司管理層辭職。據報道,Uljanik造船廠位于普拉的工廠幾年前開始部分私有化,歐盟也一直支持克羅地亞國內各地造船廠的私有化改造。如果克羅地亞四大造船廠私有化全面推行,這將減少上萬個工作崗位。工人們認為,船廠管理層的目的是通過“改制計劃”完全改變公司的性質,而不是改善生產經營狀況。因此,他們罷工的訴求除了獲得工資外,還要求管理層下臺。*終,迫于罷工壓力,Uljanik造船廠向工人發放了*低工資。


2018年12月,Uljanik集團工人進行為期2周的罷工。據Uljanik集團罷工委員會會長介紹,工人主要是因為對公司拖欠工資、股權重組計劃和尋求戰略合作伙伴沒有進展而感到不滿和憤怒,并且擔心船廠破產。


克羅地亞政府也在積極為Uljanik集團尋找重組的意向合作者。2018年3月,克羅地亞政府擬選擇當地一家公司進行合作,但是該計劃被歐盟叫停了。目前,芬坎蒂尼、Scenic group等幾家有意向接管Uljanik造船廠和3. Maj造船廠的公司正在調查了解兩家船廠的經營情況,將根據調查結果在近日決定是否注入資金入股兩家船廠。


克羅地亞財政部部長Horvat表示,無論是Uljanik集團管理層還是政府,都在全力以赴為Uljanik造船廠和3.Maj造船廠尋找出路,避免其破產。Horvat指出,“盤活”兩家船廠大概約需要1.5億庫納(約合0.23億美元),而這一數額對于芬坎蒂尼和Scenic group來說并不算多。Uljanik集團首席執行官(CEO)Emil Buli表示,過去幾周,公司管理層與意向投資方進行了密**談,也期待著他們能盡快作出決定。


“如果融資重組失敗,我們將面臨糟糕的情況——破產或清算。”Uljanik集團工會負責人Djino Sverko說,“破產可能預示著‘整個克羅地亞造船業的終結’,這將使成千上萬的人失業,克羅地亞的失業率也會創下新高。”


“Uljanik造船廠是普拉的象征。”普拉市市長鮑里斯·邁勒蒂說,“我們無法想象沒有Uljanik造船廠的普拉市。”


滬公網安備 31010102004818號

u赢电竞 黎川县 胶州市 个旧市 商河县 平乡县 尉氏县